华为是一家真正懂西方的公司

来源:乔诺之声 时间:2021-08-31

距离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被加拿大非法拘押,已超过1000天,我们仍没有“叫醒那个装睡的人”。


“领先者,可以只顾自己,领导者,却要顾及他人。”

与美国不同,华为追求的永远是“合作共赢”,想要“找到解决世界问题的钥匙”,不要让西方筑起高墙。

华为想做领导者,而美国只想领先。

任正非曾说:“我们要解决在西方遇到的问题,首先要站在他们的立场去理解他们。”



从2000年的“削足适履”学西方,华为在不断的变革中融合西方技术及管理体系和思想,可以说,华为是一家真正懂西方的公司。



今天,我们再次邀请到了国内著名组织变革专家、华为原流程与变革资深专家蒋伟良博士,结合任正非在公共关系战略纲要会议的讲话原文,来了解任正非的思考及世界观。




以下为蒋博士解读文字整理:

今天我们来分享任总在2018年的一篇超级大作。这个大作叫做《从人类文明的结晶中,找到解决世界问题的钥匙》。可以这么说,这是他在公共关系战略纲要汇报会上的讲话,也是他长期形成的对西方科技世界价值观的一次统领。

任总本人读书是特别多的,他告诉团队,华为高级干部要学一点历史和哲学,比如说德国虽然在二战中失败了,但是有三个德军的著名将领留下了三本书,对世界影响深远。第一本是古德里安的《闪击英雄》,第二本是《隆美尔战时文件》,第三本是《失去的胜利》,都是讲如何去构想、思考战略,这些书籍都帮助他形成世界观和价值观。

下面我们来走进任总的思考。他说,我们要解决在西方遇到的问题,首先要充分认识西方的价值观,站在他们的立场去理解他们。


一、“没有共同语言,就不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模式”

一、我们要解决在西方遇到的问题,首先要充分认识西方的价值观,站在他们的立场去理解他们。
公共关系纲要主要是要解决与西方的沟通问题。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很容易接受我们的观点,日韩也还好一点,欧美很难。如果我们和西方价值观不一样,怎么进得去西方?那他们就会认为我们是在进攻,他们一定会把墙越筑越厚、越筑越高,我们的困难就越来越大。实事求是讲他们几千年形成的文明,不是我们小小的公司改造得了的,蚍蜉撼树谈何易。

我们这些年,都是采取中国的思维方式去理解世界的格局、去揣测西方的意图。要对世界有充分的了解,必须站在西方的观念上理解西方。电视片《大国崛起》讲了一些道理,我们研究各国强盛的原因,要站在西方角度,去解释文明的兴衰。

几百年前,英国人把世界各地很多艺术品、杜鹃花……运回国,站在我们的角度,这是掠夺。但如果站在英国人角度上,他们不这样认为。他们不惜飘洋过海,冒着生死风浪,把一些艺术品甚至整个神庙,用木船运到英国,好好保存下来。例如,津巴布韦维多利亚大瀑布,是戴维·利文斯敦发现的,他把它献给英国女王,并坚守在那儿几十年,防止有人开发破坏,想想那是百年前的蛮荒时代呀,要忍受多少痛苦,至少没有婚姻的幸福小康;把稀世珍宝的宝石献给女王,如果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他们的行为,
永远没有共同语言,也就不可能间接找到解决问题的模式。

中国改革开放,邓小平挖了一块洼地,低税制让外资进来,最后外国人相信了,然后忽地涌进来。看看现在中国社会的进步,谁会相信,三、四十年前,我们还是濒于饥饿,经济几乎崩溃的状态呢?美国今天也在挖一个洼地,减轻产业负担,土地肥沃了,有可能是美国百年振兴的根基。如果下一任总统不改变现在的税收政策,而是到处去沟通友好,与谁都握手,就把投资吸引过去,加上人工智能的应用,怎么会不崛起呢?

我们的公共关系工作现在应该不需要再去强调身份证明,能证明的差不多也都证明了。现在是要解决商业大环境的问题,就是要充分认识西方价值观,把华为价值观中和西方一致的部分讲清楚,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共识。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价值观,我们并不完全接受西方的政治价值观,在市场经济、技术、用人……方面,哪些是不能碰的,我们不接触就行了。
我们坚持自己的自信,并不一定要示人。

这段话让我们看到了,任总的一种重要的思考,就是站在西方的角度来思考理解他们。


二、“从哲学、历史、社会学...找到解决世界问题的钥匙”

二、学点哲学、历史、社会学、心理学、国际法律秩序及权力分配学……,从中找到解决世界问题的钥匙。
公共关系纲要中,哲学、历史、社会学和心理学等都需要放进来,这些人类文明的结晶,会带着我们找到解决世界问题的钥匙。

在两千多年前西方出现的苏格拉底、柏拉图时代,中国也有孔、孟之道,但中国没有出过柏拉图。大家也假设过,如果出了一个“柏拉图”,中国又会怎么样呢?为什么呢?孔孟之道提倡“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都是向内收敛的;而西方哲学主张往外开放,开放了两千年,西方就称霸了世界。中华文明收敛的五千年中,国家没有分裂,是不是全因为孔孟之道儒家文化呢?中国的西面、南面是高山,北面是沙漠,东面是大海,因此形成了一个小的封闭环境,这样的地理环境与思想形成可能有很大关系。你们想想,
毕达哥拉斯原理、欧几里德几何是研究勾股定理中的原理、意义和探索,他们的研究是为什么,是朝向源头,是道的问题;我们的九章算术也是在研究勾股定理,是研究怎么用,怎么解决问题,是向内核发展,是术的问题。我们向下,西方向上,那么就成了一个价值的分水岭,我们就没发现微积分,没有微积分就没有工业的基础。所以西方工业比我们发达。

一千多年前的欧洲还处于中世纪黑暗,GDP每年增长不到1%,公元始的一千年内经济翻了一番。中国一千多年前的唐宋文明已经非常发达,清明上河图不是凭空创造出来的。
那为什么后来中国衰落,欧洲就崛起了?莎士比亚怎么会对欧洲文艺复兴产生这么大作用?我以前想不明白。我看拜伦的《唐璜》,怎么这个戏剧就触及到欧洲的思想解放呢?我看不懂,就问别人,别人说唐璜就是一个流氓,但冲开了宗教的禁锢;还有米开朗基罗的雕塑,我也不明白,怎么这就是文艺复兴呢?实际上,人本质上就是裸体的,厚厚的衣服穿上的是封建和宗教。文艺复兴,就是恢复到原始自然的本来面目,这就是解放思想。莎士比亚的戏剧、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开启了文艺复兴,也就开启了欧洲的强盛之路。

所以任总告诉我们,要解放思想,要向西方学习,文明发展的历史能帮助我们解决世界的钥匙。我们从今天看昨天,也让我们看到了任总对洞察西方的思辨要点,社会及心理变迁的一种认知,所以他提出了华为的公共关系也要围绕着政治、社会、心理这一块去锤炼和提高。

讲完西方回到今天华为的现实。


三、“不认可我们,更要把5G做好”



三、基础研究突破正在结构性深化,我们还没有被产业认同,是因为我们做得还不够好。


有人说“百年基础研究的红利基本消耗完了,现在是存量竞争”,我不认同。这个时代,正从管道转向平台化;平台逐步云化;私有云、小公有云逐步成为一个全球化大云;云开始逐步的智能,到万物智能,这中间需要多少的理论突破呀!基础研究突破所带来的红利并没有消耗完,而是正处于结构性深化之中。即使改造存量,也不是用鲁班师傅的方法。亚马逊模式对世界的颠覆太厉害了,他们在科技汇聚上的能力是很强的。再比如NASA的改革,马斯克发射了一个重载火箭,这么大推力的火箭,这些都不是我们能比拟的。所以,我们要宽容探索创新的科学家。

存量改造永远是最重大的机会,但只有突破了才有改造存量的可能性。中国的高铁、轮船为什么做得好?所谓核心技术都在别人手里面,但我们不停地造造造,外国就造不出来了,因为我们的核心技术是总体集成,总体集成本身也是核心能力。高铁与普铁是有根本区别的,普铁速度慢,是轨道基座建在土地上的,用道渣来调平;高铁的轨道基座是建在岩石上的,桩打下去几十米,容不得半点波动。高铁工业的发展模式,就是走“合作共赢”的道路,任何一个技术只有一个国家掌握,这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造大轮船,主要靠焊工。华尔街有几个人愿意脱了西服做焊工?钢板焊工、钳工是中国造船的基本力量。现在是我们的小镇美女上飞机,小镇男儿去做焊工,我们有足够的男儿,经过训练,我们就有做大轮船的集成力量,这也是核心能力呀!各有所长,互补互助。

我们重新构想一下,
其实我们这么多年都是跟随战术,最近我和研发讲话,就是要研发站起来,在战略机会点上要领先。我们对客户需求的理解不能狭窄,不要以为客户说出来的是需求,其实客户需求是一种逻辑学和哲学,是人性的持续激活与成长,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客户面临的现实问题是客户需求,面向未来的科技创新也是客户需求,只是更长远一点。

过去公司的人才结构是“金字塔”,将来应该呈“倒三角形”,我们把确定的工作实现智能化和自动化,下面三角形变小,我们腾出这个口来,从世界前沿招聘更多的博士、硕士,更高端的科学家、专家进入我们公司。我们为什么给Polar码之父颁奖?就是要让全世界看到华为对科学家很尊重,愿意和我们合作。

美国不认同我们,我们就把5G做得更好,争取更多的西方客户。



这让我们看到了任总的一个重要思想,就是要开放,要重构,要敢于突破,要以客户为中心,但这个以客户为中心不是狭义的,而是广义的,是任总深刻洞察到了人类文明发展趋势的背后,客户对我们的要求。西方越是封闭,越是要努力要产品做好,获得全世界的尊重。



四、“领先者只顾自己,领导者就要顾及他人”



四、未来公共关系的价值观与战略纲领是“合作共赢”,要建立一个开放的思想架构。你们是一把“伞”,可能与业务部门有冲突,各说各的调,唱唱双簧,他们做他们的“矛”,也没有什么不好,没有必要步调一致。合作共赢是公司的大思想,实现过程是困难的,要允许部门不听话,慢慢会转过来的,这就是华为。


第一,公共关系要把华为的价值观讲清楚,大帽子一定是“合作共赢”,要以高屋建瓴的方式,建立世界的平衡和合作共赢的格局。如果没有这个纲领,那就容易被理解为要颠覆世界,世界就会排斥我们。
领先者,可以只顾自己;领导者,就要顾及他人。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想领导行业,但我们还做不了领导者。那我们就要实现战略领先,利他和合作共赢,与西方的价值诉求是一致的,公共关系一定要强调和平共处。

公共关系要建立一个领导世界的模型,营造领导者的环境,和技术、市场口可以走不同的价值观道路。公共关系走的是合作共赢、领袖姿态的道路;技术和市场口要领先,走的是竞争道路,走的也许是不同的道路,慢慢协调,公共关系是多帮助,而不是多指责。如果是走相同的道路,正反馈容易让公司走向极端。公共关系对公司应该是负反馈,要约束公司的一些极端行为。公司左的时候,你们应该右;公司右的时候,你们就左。这样才能避免走偏。

公共关系要做华为价值观传播使者,我们现在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怎样从所在国当地的本土文化出发、用本地语言,来讲华为的故事、本地贡献等。日本企业进入德国时,在波恩、杜塞尔多夫等城市种了很多樱花树,受到欢迎,几十年过去了,都成了当地著名景点。

第二,公共关系以前主要是对外的一块盾牌,以后不仅是对外的盾牌,也是对内思想转变的催化剂,对内、对外都要开放。学学打太极拳,少一点少林寺,别咄咄逼人,可以自黑,不可以自夸。我看过《远方的家》,一个师傅轻轻柔柔的太极舞动,脚下的沙土陷下去一对浅坑,可见内功之大。
华为员工要多练内功,内功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抗住外部压力要靠内功。公共关系与心声社区多推动大家洗洗,思想的修炼不是一天能完成的。现在社会过分夸大了华为,这是有害的,别让我们的年轻人,以为公司真的成功了,而麻痹起来。

当前我们还缺乏对西方世界(权力结构、文化与冲突、价值观、社会心理等)的深刻理解和认识。在西方占据强势话语权和世界主流价值观地位的现实下,我们只有站在西方的立场上理解西方价值观,基于西方的思维方式进行对话,才能有效沟通,才有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公司不能低估全球权力格局的动态变化,不能盲目自信,就像100多年前义和团那样。要将外部环境的压力变成倒逼我们业务创新与管理改进的动力。借鉴世界和中国发展历史,
只有不断解放思想、开放进取、自我变革,才能不断强大,公司走向封闭收敛是没有出路的。外部环境虽然逐步变坏,但未来世界数字化、智能化和云化的空间很大,我们只要在技术上创新求真,踏踏实实的干出尖端成果,组织有活力,员工有干劲,公司还有生存与发展的基础与能力的,这点要充满信心。




五、“未来我们要有领导世界的能力”




五、公共关系要从一个部门,走向一个“场”态。


第一,公共及政府事务部要建“场”,而不是突破。公司内、外部的“场”都在变化,公共关系的抓手就是解决“场”的问题。

以前公共关系主要面对政府和媒体,现在建“场”,谁都可以贡献。只要发电就有电场,发磁就是磁场,发光的就有光场。比如在大学的讲座就挺好,讲座前滚动播放基础研究和基础教育的视频,很多学生就会下载、传播,因为这是正能量。讲座传递的价值观,也会带来一些影响,国家迟早都是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主导的。

过去这些年,运营商客户是我们商业环境建设的重要锚点。随着终端、企业业务的发展,众多的供应商、合作伙伴、企业客户都可以成为新锚点。比如我们和徕卡合作、欧洲汽车厂商的合作、与日韩的一些大公司合作等,业务部门做了很多有战略价值的工作,公共关系要积极跟进,与新朋友一起构建新的锚点。锚点多了,船自然稳了。

公共关系要走搭载的道路,工作职责边界不要太清晰化。不是你们增加很多预算、编制来做这个事情,而是全员都要参与。公司高层领导本来就要做公共关系,地区部总裁、代表……所有领导其实也是公关经理。我以前给终端讲过,做广告可以捎带一下公共关系,这个广告还有点文化,当然,公共关系宣传时也可以捎带终端。另外,民间宣传渠道(如员工个人账号),都可以发散。余承东微博有上千万粉丝,粉丝中还套粉丝,给你们贴一下,就可以在民间开始发酵。我们全员都是公关,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实际上都代表了公司的形象。

第二,我们也要看到公司在变革过程中产生的各种场。溪流背坡村勃艮第的咖啡厅很好,你们可以去体验一下。

有人问,
华为为什么能够做到上、下总体一致,其实就是立法权大于行政权。我们在讨论的时候,是允许大家发言的,包括反对,一旦做了决定,你不执行就下岗。比如,拉美已经在试点“合同在代表处审结”,现在“考军长”考得热火朝天。要允许像海德广场一样,任何人都可以用半个小时在食堂走廊讲学术报告和说说他的观点、他的贡献,也许一个观众都没有,也促进了他的内心强大。公共关系也可以这样,给半个小时,每个人都可以展示自己的风采。考评的时候就沿着这点和你沟通,评价你的价值,而不是拿个标准筛子来评价,把优点全过滤掉,缺点全装进来。

公共关系也可以在发生历史事件时,各自组合扮演各个小组,分别代表不同的角色,进行辩论推演。例如,中东危机事件,有人扮演北约,有人扮演伊朗、俄罗斯、美国、沙特、以色列……各种利益团体,思辩使人进步,争论越激烈越要去搜索资料,也是一次深刻的学习。也可以各自扮演新闻发言人,演演活报剧。

第三,公共关系基本原则与边界要清晰化,比如“我们不能介入民族矛盾,不介入阶级冲突,不介入宗教问题,不介入地缘政治,不选边站……”。海外的边界不仅仅在当地,有时候可能就在中国,我们不能牺牲国家利益去做交换企业利益的事情。
我们也要感知一些脉搏,不要去挑战别国的制度自信。

你们继续修改纲要,迭代更替我们的架构。未来我们要有领导世界的能力,现在就要有所准备。



这篇文章让我们看到了任总的世界观,第一就是要站在西方的角度去理解西方。

实际上,华为在过去20多年一直拥抱西方的管理文明和管理思想,和全球的科学家在一起,共同走向未来。华为是中国难得的,真正的跨国公司,全方位地和西方实现融合的公司。但是我想也正是由于华为的开放,让西方看到了中国高科技的崛起,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对华为实施打击,今天用这篇文章,可以让大家看到华为的大度和任总的精神思考。

实际上在之后的一年,华为虽然持续遭到美国的打击,但是华为一直坚持以开放共赢的态度,始终拥抱全世界优秀的科学家、生产力、思想。

这个观点是整个华为重要的世界观。今天让我们看到了任总对世界深邃的洞察,做好自己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开放创新、学习、奋斗的过程,确保整个组织始终充满活力,走向未来,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未来,这一点我们一直非常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