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资讯
战略管理咨询

为什么华为还要艰苦奋斗?

2020-12-17 作 者:乔诺商学院,乔诺咨询
1.jpg

▪撰文:Jessica

▪关注乔诺之声(ID:geonol),与优秀管理者同行



12月8日、12日,我们发布了华为“逆人性管理系列”文章前两篇:华为如何靠反人性,赢得客户?以及“为什么以奋斗者为本是‘逆人性’的?”


今天,我们将继续探讨为什么华为还要长期艰苦奋斗?华为又是如何以“逆向思维”,突破增长瓶颈?后期我们还将分享,华为如何靠“逆人性”,坚持自我批判,从而使企业持续精进?


你会放着好好的日子不去享受,而去选择艰苦奋斗吗?


不会,这不变态吗!


确实,正如“所有的粒子在大多数时候处于惰性状态”一样,人的天性是好逸恶劳的,每个人都有惰性,绝大多数的个体在多数情形下都有天然追逐舒适的本能。


尤其是在个体有条件、有能力追逐舒适的时候,个体的目标就会与组织的目标发生偏差,乃至于对立。


很多企业在奋斗一段时间后,会产生懈怠, “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也正是这一现象的表现。


但顺从内心,处在舒适区,会使企业一步步走向衰败。


相反,勤劳,自律,刻苦,努力,这些都是在做各种逆人性的事。逆人性的事是痛苦孤独的,真正能去承受这些的人很少。从古至今,有无数不怕死的人,可能够忍受吃苦,特别是一直吃苦的人,很难找出几个。


华为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却是“长期艰苦奋斗”,所以它也是逆人性的,逆的是人天然的趋向于贪婪和惰怠的人性,是在针对人性的弱点做功,同时也是为了解决大企业病的增长瓶颈问题。


华为30 多年的成功来得非常坎坷。它从“一无所有”的荒漠中崛起,历经艰辛磨难,一路血战而来,逐渐成长为今天业务遍及全球的通讯行业引领者,全球闻名的高科技公司。


而且今天和可见未来的技术、产品与市场的爆发力依然强劲,甚至更强劲。为什么?很简单,因为它始终遵循了前两个价值观(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之外的第三条:长期艰苦奋斗。



一、逆人性的艰苦奋斗,助力华为快速地成长


虽然艰苦奋斗是逆人性的,但经研究,华为成长史,就是一部艰苦奋斗史。


就连如今,华为虽已经成为全球闻名的高科技公司,但也仍面临着美国一波又一波严厉的制裁,“华为公主”孟晚舟仍被非法拘押于加拿大……


孟晚舟.jpg


然而,华为从未被打倒,反而越挫越勇!任正非在荣耀送别会上的讲话中说到,“我们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也处在一个最艰难的时期,我们本来是一棵小草,这两年的狂风暴雨没有把我们打垮,艰难困苦的锻炼,过几年也许会使我们变成一棵小铁树。铁树终会开花的。”


正如任正非所说,唯有艰难困苦的锻炼,才能使铁树开花。也意味着唯有艰苦奋斗,才会获得成功。


而奋斗一直是华为文化的标签,以奋斗为荣是多数华为人的现实与精神追求,也是贯穿华为成长过程中的核心精神动力。任正非早期曾明确提出,“不奋斗,华为就没有出路”。


众所周知,30多年前,华为处在最困难的境地,没有人才,没有技术,没有资金,又要面对全世界最激烈的竞争局面,他们唯一依靠的就是励精图治、开放心胸、自力更生和艰苦奋斗。


创业初期,华为的研发部从五、六个开发人员开始,在没有资源、没有条件的情况下,秉承六十年代“两弹一星”艰苦奋斗的精神,以忘我工作、拼搏奉献的老一辈科技工作者为榜样,大家以勤补拙,刻苦攻关,夜以继日地钻研技术方案,开发、验证、测试产品设备……没有假日和周末,更没有白天和夜晚,累了就在垫子上睡一觉,醒来接着干。


3.png


这也是华为的“垫子文化”的由来,虽然今天垫子已只是用来午休,但创业初期形成的“垫子文化”记载的老一代华为人的奋斗和拼搏,仍是华为需要传承的宝贵的精神财富。


除了研发人员,华为的第一批其他奋斗者们也经历了许多艰难困苦,他们背着交换机走乡穿镇,36 小时、48 小时不合眼地伏桌写代码,一个晚上接一个晚上在客户乡下的机房维修设备,历时七八天和藏民们翻山越岭将通信基站背上雪域高原,许多年轻的华为人在非洲患过疟疾,甚至有人一年得过4 次疟疾,不少勇敢的华为人在战乱和地震、海啸等灾难发生时选择了坚守……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创业维艰,从来没有什么轻而易举的成功,正是这一批又一批华为英雄的艰苦奋斗才成就了华为的快速成长。



二、管理变革,
更重要的是克服思想惰性


随着华为的发展,各方面条件越来越好,许多艰苦地区代表处的办公与生活环境“像个大花园”,甚至有人认为创业时期形成的“垫子文化”、奋斗文化已经不合适了,可以放松一些,可以按部就班。


任正非在2006 年就此提出,繁荣的背后,都充满危机,这个危机不是繁荣本身必然的特性,而是处在繁荣包围中的人的意识。……奋斗更重要的是思想上的艰苦奋斗,时刻保持危机感,面对成绩保持清醒头脑,不骄不躁。


由此,奋斗在华为有了新的内涵:一是仍然要坚持生活上的艰苦奋斗, 二是更要倡导一种奋斗精神,包括对奋斗的反面——懈怠和腐化的警惕。


2015年初,华为更是推出了一个芭蕾脚广告,告诫华为人仍要保证思想上不松懈,坚持长期艰苦奋斗。


任正非解释说,“我们除了比别人少喝咖啡,多干点儿活,其实我们不比别人有什么长处。就是因为我们起步太晚,我们成长的年限太短,积累的东西太少,我们得比别人多吃苦一点,所以我们这有一只是芭蕾脚,一只很烂的脚,我觉得就是华为的人,痛并快乐着,华为就是那么一只烂脚。”


4.jpg


其实,人这个物种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思想上的懒汉,他们习惯于在苟且中随波逐流,庸庸碌碌过一生;一种是以极大的自制力克服懒惰、贪图安逸的天性,以思想上的艰苦奋斗去求得自己的持续进步。


任正非也说,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懒汉、二流子之外,90%的人都在身体上艰苦奋斗,吃大苦耐大劳是人们容易理解的。但什么人在思想上艰苦奋斗呢?并不为多数人所理解。


科学家、企业家、政治家、种田能手、养猪状元、善于经营的个体户、小业主、优秀的工人……他们有些人也许生活比较富裕,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艰苦奋斗。他们不断地总结经验,不断地向他人学习,无论何时何地都有自我修正与自我批评,每日三省吾身,从中找到适合他前进的思想、方法……从而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


任正非为什么这么厉害,年过七旬,仍然思维敏捷,意气风发,关键一点就是他保持了思想上的艰苦奋斗。


任正非本人是艰苦奋斗的。他的人生本身就是一个苦难史,从小到大都非常艰难,所以他人生亲身经历了艰苦,也明白保持思想艰苦奋斗的重要性。


一个创业者的核心价值观也往往可能会变成一个公司的核心价值观,也正是依托任正非思想上的艰苦奋斗,华为顺利迎接了随后到来的IPD、ISC、人力资源体系的变革,也顺利度过了2001年危机,度过了2003-2005战略放弃小灵通的危机,2006年华为开始逆袭,直到今天成长为全球领先的ICT(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


正如任正非所说,世界上最难的管理就是革自己的命,管理变革就是不断让自己走出舒适区,克服人性中趋向于惰怠的天性,特别是思想上的惰怠,唯有保持思想上的艰苦奋斗才能有决心不断进行管理变革。


如果不能保证思想上一直处于奋斗的状态,而选择顺应人性容易骄傲自满,必然会被历史的车轮所碾碎。


比如很多人曾经熟知的柯达,因为在胶卷时代过于成功,企业内部产生骄傲自满情绪、失去了艰苦奋斗的动力,结果在数码时代来临后,迅速一败涂地,直到破产。


信息产业的竞争比传统行业更激烈,淘汰更无情。正所谓“花无百日红”,在现实的商业世界,我们很少看到真正的常胜将军,反而看到太多从惊艳四方到黯然失色、从辉煌巅峰到悄然陨落的例子。


据美国哈佛大学调查,在世界500强企业名单中,每过10年,就会有1/3以上的企业从这个名单中消失。伴随着人类社会经济发展,总是不断有老兵远去,新秀崛起,历史如车轮般周而复始,滚滚向前。


历史的规律是必然要有生存和死亡,概莫能外,区别之处只是奋斗精神能让生命延续更长的时间、活出更高的质量。


唐代大诗人韩愈有句名言:“行成于思而毁于随。”这句话是很富有哲理的。我们要“行”的事业,是古人所以无法比拟的,因而,我们理应比古人更懂得开动脑筋、艰苦思索的重要。


思想不经磨炼,就容易钝化。长期艰苦奋斗就是在思想上不断地炼钢,只有这种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我们才能跟上时代的脚步,与时俱进,而不是被这个世界抛在身后。



三、坚持长期主义,

也是“克服人性弱点,得道成仙”的蜕变过程


华为提倡的长期艰苦奋斗,除了生活和思想上的艰苦奋斗外,还有一个重点是“长期”,也即长期主义的意思。


黑天鹅乱飞的年代,人人都寄希望于找到对抗不确定性的终极武器。但遗憾的是,万能钥匙并不存在,永恒不变的准则也不存在。


作为时代的参与者,也许摆在我们每个人面前亟待解决的课题是:在遥望诗和远方的同时,如何挺过眼前的苟且?在应对外部不确定性的同时,如何找到内心的秩序?


时代当然不会向我们剧透答案,但拉大尺度来看,对长期主义的追寻,以及对价值、意义的持续探索,或许能提供一些线索。


行业都有周期波动,即使是华为,要想30年都保持持续的增长,也是非常困难的,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其背后也是长期主义在支撑。


那么,长期主义背后靠的又是什么?


任正非在1994年的时候,曾立下的理想是“未来的通信市场,三分天下有其一”,而当时的华为,份额连任何一家前8大巨头的1%都不到。


多想无益,目标确定好了之后,就是干。接下来,华为的做法就是只聚焦做一件事情,就是通信。前段时间,华为宣布说不造车,只做车内通信,甚至表示,以后谁再建言造车,干扰公司,可调离岗位,另外寻找岗位。这其实也是聚焦,只做通信这一件事。


但在此过程中不仅面临着不确定的艰难险阻,还有各种诱惑。而能持续的不被诱惑,也是长期主义的原则。


在华为漫长的征程中,有过很多赚“大钱”的机会:遇到过房地产大热机会;遇到过移动互联网浪潮机会;遇到过资本运作潮流机会……


有很多部下提建议,甚至给出具体的方案,都被任正非全部打回去。还有一个华为员工研发了一套系统,可以帮助华为赚钱,不仅没被任正非表扬,反而被批评,原因也是不聚焦主航道。


在外界看来,这多少有些傻气。既然可以轻轻松松赚大钱,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这么累呢?


因为任正非清楚地明白,顺应人性有时是靠不住的,优秀的企业家和商业领袖都有一个“克服人性弱点,得道成仙”的蜕变过程。


一时轻松地赚大钱,并不能保证企业长久的生存下去。只有聚焦主航道,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做到行业最好,才能会有好的竞争力,当市场能达到70%的时候,就基本能获得行业垄断份额,从而获得定价权,获得定价权后,就会有利润,有利润后就可以继续投入,这样就可以形成良性循环。


因此,任正非坚决表示,板凳要坐十年冷,企业不穿“红舞鞋”。企业的首要责任不是寻找魅力无穷的红舞鞋,而是活着。企业正确的活法是以独特的核心竞争能力来创造出顾客所需要的真正价值。


在任正非眼里,红舞鞋虽然很诱人,就像电讯产品之外的利润,但是企业穿上它就脱不了,只能在它的带动下不停地舞蹈,直至死亡。因此任正非以此告诫下属要经受其他领域丰厚利润的诱惑,不要穿红舞鞋,要专注于公司的现有领域。


任正非还推出了华为“宪法”,立志做一流通信设备供应商。在《华为公司基本法》开篇,核心价值观第二条就做了如此描述:“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通过无依赖的市场压力传递,使内部机制永远处于激活状态。”


耕耘了30多年,梦想终于实现。近日,市场调研机构Dell'Oro Group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今年三季度,华为以30%的市占比排名第一,同比去年增长了2%。华为再次夺冠,全球通讯设备排名第一!


6.jpg


英国管理大师左哈尔说:“世界上有两种游戏,有限的游戏和无限的游戏。有限的游戏在边界内游戏,无限的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

 

“长期主义”者,进行的就是一场“无限游戏”。中国经济已经过了诸侯杀伐、跑马圈地的套利时代,在未来,抵抗风险和不确定性,唯一的方式就是在一个领域里扎深做透,做出不可替代的价值,并且与整个生态上的企业价值共生。


综上,企业发展如同长征路。在瞬息万变、不断涌现颠覆性创新的信息时代,一家企业应该如何突破增长瓶颈?如何改变命运?华为选择重走“艰苦奋斗”的长征路,坚持做时代的“长期主义者”。


正如任正非多次强调,“华为不战则亡,没有退路,只有长期艰苦奋斗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过逆人性管理,华为突破一个个增长瓶颈。始终保持着方向大致正确,组织充满活力。


那华为的方法也适用于别的企业吗?


2020年初以来,贸易战叠加全球新冠疫情,大多数国家/行业,原本低增长下再遇困境,但有一些企业例外地实现高增长。


他们在管理上究竟有哪些的创新举措?


2021年1月20日-21日,双“蓝血十杰”,跨领域实践成功“操盘手”,为你解惑。


7.jpg